当前位置:加拿大移民 > PEQ移民 > 正文

2019年11月1日魁北克PEQ移民新政或遵循“祖父条款”Grandfather Clause

2019-11-08 15:12:54 PEQ移民

20191108145259.jpg

在经过了几天的等待后,魁省移民部透漏出最新的消息,让我们来看看具体的 11月1日PEQ新政修改细节。


2019年11月5日,蒙特利尔包括中国学生在内的数十名代表赶赴魁北克市,就PEQ新政和CAQ政府沟通协商。

最近CAQ政府的PEQ移民新政在整个魁省搅得风起云涌,引起了强烈反弹。面对来势汹汹的新政改革势头,魁省学生代表和工作人士也纷纷联合起起来为自己受损的利益发声。


5日上午,蒙特利尔包括中国学生在内的数十名代表赶赴位于魁北克市的魁省国民议会大厦,并有学生代表和工作人士在记者发布会上发言,向大众阐述他们的诉求,主要集中在以下两方面:


1、旧人旧政:在11月1日之前已经就读专业和毕业的学生,不应该受到新政的影响,应当按照旧政处理。


2、完全取消PEQ新政:要求政府多做些功课,在进行了全方位调查之后再拟定新政。


在记者会上,有代表在讲述自己为了能留在魁省所付出的努力时,情绪激动,声泪俱下,无法自已。


上午代表们召开完记者会之后,下午魁省三个政党——PLQ魁北克自由党,PQ魁人党和QS魁北克互助党与CAQ就PEQ新政展开了辩论会,并开放了20个登记名额给蒙特利尔的代表们,其中有3个名额给了中国留学生。


在辩论会上,三个反对党的代表们呼吁Legault政府“撤销新政”,但遭到了Legault的强烈反对,表示他们不会退让,也不会改变PEQ新政的实行。


他强调说魁省如今要“优先发展经济方面”,所以政府希望能够集中解决魁省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我们真的想集中力量招募能够满足魁省劳动力市场需求的人。


Simon Jolin-Barrette认为,他们最新发布的职业列表是“非常接近如今魁省劳动力市场需求的”:

要满足如今的劳动力市场需求,我们并不能满足于只留下大学毕业生,而是必须确保他们还是可以满足专业和技术领域需求的人。


而在上午参加了记者发布会的代表们也纷纷发言,要求现任政府听一听他们的心声,不要忽视他们。


去年才到魁省的Alessandra用颤抖的声音向省长哭诉道:

我选择魁省是因为我的梦想在这里。


在蒙特利尔大学就读政治经济学的法国留学生表示:

我出生在其他地方,但我的现在和我的未来都在这里。我以为魁北克是我的家。


另外一名法国代表补充说:

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我们不是一个个冷冰冰的数字。


但由于在辩论会上,省长非常强硬地拒绝了代表们和反对党关于“旧人旧政”以及“取消新政”的提议,有代表表示,抗争仍未结束。


11月6日,魁省移民部长Simon Jolin-Barrette向省长提议为部分已经在魁省生活、学习和工作的临时居民授予“祖父条款”,让他们免受新政约束。

在5日辩论会结束后,移民部长和省长依然非常强硬地坚持不会修改PEQ新政,认为新政非常符合魁省现有的劳动力需求市场。


然而,不到24小时,魁省移民部长Simon Jolin-Barrette和省长Fran?ois Legault就纷纷松口了,一致表示可以部分更改新政,为在11月1日之前已经在魁省生活、学习和工作的临时居民授予“祖父条款”,使这部分人得以按照旧政来处理,不受新政的影响。


据悉,Jolin-Barrette已经向Legault提交这个条款了。而Legault目前的态度和Jolin-Barrette趋于一致,也倾向于这部分人仍然以旧政审理。


毫无疑问,能够让死硬派的移民部长和省长松口是大家抗争的结果,让我们看到**抗议是有效的,许多申请人希望能够“旧人旧政”的诉求如今被政府听到了。


但是,移民局官网还没有公布新条款的具体细则,Legault作为省长,也随时有可能再次改口,否认这一条款,所以建议大家目前还是不要过于乐观,应当继续保持关注,该争取的权益还是要继续争取,该抗争的还是要抗争。


什么是“祖父条款”?


Simon Jolin-Barrette在接受蒙特利尔98.5 FM电台采访时所提及的“祖父条款”,英文名是“Grandfather Clause”,相对于追溯法令,是代表一种允许在旧有建制下已存的事物不受新通过条例约束的特例,俗称“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和申请人希望的“旧人旧政,新人新政”差不多。这个条款允许符合规定的人群在不溯及既往原則下获得豁免而维持原貌继续运作。


举个例子,之前CAQ强行通过的21号法案,即俗称的“世俗法案”,里面就有援引这个条款。


21号法案禁止公职人员,包括公立学校的校长、教师、政府的律师、法官、检察官和警察在工作时佩戴宗教标志,例如头巾 hijab, kippa 。但根据“祖父条款”,一些在职的现有雇员可以得到豁免,继续佩戴宗教标志。


Jolin-Barrette承认,昨天在魁省国民议会大厦发言的代表对他触动非常大:

昨天晚上,我阅读了那些代表收集的受到新政影响的众多留学生、工作人士及其他人员的自我陈述和个人案例,我觉得要给他们的诉求一个回应,让他们知道我听到了他们的声音,所以我向省长提出了“祖父条款”。


省长同意了我的要求,也尊重我的决定。


当他被问及增加祖父条款的决定是否表明政府在进行移民改革方面步伐太快时,他没有直面回答,而是说改革是“雄心勃勃且必要的”。


而省长Legault昨天似乎也有着和Jolin-Barrette相似的感觉,他表示他为昨天的代表发言而感动,也感觉到他们似乎忽略了人性化方面的考虑。


而“缺乏人性”、“冷漠“、“麻木”,也正是大众对他们的抨击之处。众多申请人称CAQ让他们在魁省的梦想破碎。魁省移民律师协会(AQAADI)表示11月1日的新政让那些选择了魁省的国际学生和工作人员遭受了极为严重的”不公平待遇”。


QS党议员Gabriel Nadeau-Dubois直接表明CAQ在“用商业的眼光看待移民”:

所有和社会科学,艺术以及文化相关的文凭都从新的专业列表里消失了。这其实是一种意识形态选择,是用商业化的方式看待魁省移民,而这种方式是非常狭隘的。


自由党议员Gaétan Barrette说,

当他们冒着风险出国留学、工作和生活,他们遵守着当地的规则,而在这个时候,规则却突然被更改了,这是我们应该感到羞耻的。而我在周一看到了一个极其冷酷,精打细算的政府,省长和移民部长对他们的民众的生活毫不敏感。


自由党临时领袖Pierre Arcand则直接质问Legault:

省长,你认识到你缺乏同情心吗?


面对一浪接一浪的指责,Legault表示,正是因为察觉到了政府没有在人性化方面做出足够的评估,所以现在是做出修正的重要时刻。


我们还有责任展现人性,因此,昨晚我和Simon Jolin-Barrette一起提出“祖父条款”,让那些这在11月1日之前到达魁省的人能继续遵循旧政。


但是,Legault也表示,他之前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在2010年所制定的PEQ项目是以保证学生能够得到移民身份的计划来推广和宣传的。


他说,他渴望把魁省打造得像安省和加拿大其他地区一样富有,他“痴迷”于为魁省创造财富,

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我们在做有关新移民的决定时,必须谨慎抉择。


如今,按照魁省移民律师协会主席Guillaume Cliche-Rivard的说法,政府的退让是“巨大的胜利”。但他同时也告诫说,这一退让只能解决新政的一部分影响,还有许多其他方面的影响亟待解决。

------本文转自其他渠道。